Loong5‧思園

關於部落格
文史哲理本一家。荀子曰:博而能容淺,粹而能容雜。但求吾blog不只是淺雜而已,還有博粹為經緯。
  • 229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研究‧力脫思特

這個星期都在寫proposal。我M.Phil paper想探討的問題,就是1)What is the underlying principle in regulating the distribution of genetic intervention? 簡單點說,就是處理生物科技帶給正義理論(Justice Theories)的衝擊,因此正義理論該如何分配有關技術的問題。更細緻一點的問法,就是2)Why should we distribute genetic interventions to the greatest reasonable benefits of the least advantaged to restore normal functioning by providing them with sufficient capabilities (genetic decent minimum)?我所講的genetic intervention,不是基因療法(Gene Therapy),而是基因篩檢(Genetic Screening),因為我覺得後者能夠被實現的可能性(其實我們現在亦能夠進行不少基因測試的了)較前者為高,不論是技術上,還是原則上的。

1)過渡至2),我們需要很多的推論過程。簡單而言,基因篩檢技術的分配是須要對最弱勢的人最為有利,但前題是使用該技術時,我們要考慮的是進行技術的結果能夠促成該最弱勢社群/人回復一個正常的生活水平。我們定義最弱勢的人的時候,是根據一個人和正常生活水平偏離的程度來衡量的。

有很多需要處理的問題。一)我們有什麼動機去給最弱勢的人做篩檢? 二)我所說的reasonable包含了什麼的道德約束條件? 三)什麼東西構成一個「正常」的生活水平呢? 四)我們可以量化什麼才算是偏離正常生活水平嗎?

我的詳細論證暫擱下不表。這應該是一個頗有趣的論文題目,不過在香港暫時應沒有什麼人在做類似的題目吧,畢竟生物倫理學(Bioethics)在香港還是一個很新的議題。

常常在想這樣的哲學研究有什麼價值。可能一點也沒有。倒不如說是為了拿研究生的Studentship吧。

************

如果上述的東西用英語來表達的話,可能會少一點「繞口」,也會簡潔一些,直覺地認為自己的中文差了許多。

近期看了昆德拉的《笑忘書》(不是張敬軒的哦),裡面有一個叫力脱思特(Litost)的狀態:

力脫思特(Litost)是突然發現我們自身的可悲境況後產生的自我折磨的狀態。

為了醫治我們自身的可悲,比較常見的藥方是愛。因為絕對被愛的人是不可悲的。所有那些缺陷都被愛的神奇目光彌補了,在愛的目光下,腦袋挺立在水面上的笨拙的泳姿,可以變得迷人可愛。

絕對的愛實際上是追求絕對同一的願望:我們愛著的女人應該和我們游得一樣慢,她不應該有屬於自己的、幸福地回憶起來的過去。可是一旦絕對同一的幻想破滅 (姑 娘幸福地想起她的過去,或者她快速遊起來),愛就成了不斷產生我們稱之為力脫思特的那種不盡煩惱的源泉。對人所共有的不完美有著深刻體會的人,相對說來不 怎麼會受到力脫思特的衝擊。他所閱歷的自身的可悲,對他來說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力脫思特因而特屬於初出茅廬的年齡,也是青春的點綴。力脫思特如同一台 有兩個運轉節奏的發動機。自我折磨之後產生的是報復的欲望。報復的目的,是讓同伴顯現出和我們一樣可悲。男人不會游泳,而被打了耳光的女人哭了。這樣,他 們就可以感覺到平等並因此保持住他們的愛情。

由於報復永遠也顯示不出它真正的動力,它就會搬出一些虛假的理由。力脫思特因而遠與痛苦的虛偽脫不了干係。(From 六尺之下,http://akanikijin.exblog.jp/4719612/)


我懷疑自己對哲學的嘲諷,也是出自一種力脱思特:自己不是很有天賦,對於別人對哲學的批評忍受不了而感到羞辱。但自己不好好自我反省,反而故意自嘲,使哲學看起來更不知所謂,就越來越陷入那力脱思特之中。

李天命會說這是自卑,表現出來的卻是自大:在於傲慢和故作高深的言辭之中。自大和自卑是一體的兩面。

當自己清晰地知道這些道理卻又不斷囈語,就更陷入那不能自拔的力脫思特之中。

即所謂以迷糊為高深也。即所謂神經質者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