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史哲理本一家。荀子曰:博而能容淺,粹而能容雜。但求吾blog不只是淺雜而已,還有博粹為經緯。
  • 229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梁文道、邵家臻:甚麼叫亂倫?我沒聽說過

很多人批評近期《中大學生報》,因為它觸犯了社會禁忌,「鼓吹」人獸交和亂倫。到底《中大學生報》如何鼓吹了亂倫和人獸交呢?它是不是大肆宣揚亂倫有利家庭關係的和諧?它是否告訴讀者多和動物性交可以讓身體變得更健康呢?都不是,《中大學生報》就是問了兩個問題,一個是問讀者想和哪一種動物做愛,另一個是問讀者想和哪一個家庭成員發生性關係。即便如此,《中大學生報》還是被人批評,說它冒犯了社會禁忌。

可 見亂倫與人獸交不只是不能做的事,更是一種不能談及的禁忌,就像房中的大象一樣,大家要假裝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亂倫也沒有人獸交,而且連這種慾望也不存 在。在這種情況底下,就算有人煞有介事地公開大談人獸交的邪惡,說不定也會令人感到不自在,因為我們根本不想聽到「人獸交」這三個骯髒的字。

上 個世紀七十年代,阿根廷軍政府對異見分子展開了史稱「骯髒戰爭」的大規模行動,許多人無緣無故地消失了。有意思的是這批人「消失」得十分徹底,大家都發現 身邊有人失蹤了,但沒有人敢去討論他們的失蹤,彷彿他們從來沒生存過似的。這些失蹤者和所有被禁忌的對象一樣,當然是存在的,可是關於他們的禁忌卻使得大 家視若無睹,完全禁忌了這個禁忌本身。

亂倫與人獸交的禁忌就像「骯髒戰爭」的失蹤者,是一種房中大象式的雙重禁忌,不單不許做,並且不能談論這個禁忌本身。似乎從來沒有禁忌過甚麼,徹底地抹平、清洗與塗白。這就是禁忌機制的吊詭了,被禁的東西和禁忌都是存在的,但我們要假裝既沒有這種東西,更沒有甚麼禁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