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史哲理本一家。荀子曰:博而能容淺,粹而能容雜。但求吾blog不只是淺雜而已,還有博粹為經緯。
  • 229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梁啟智:Fundamental Attribution Error

或者可以說,只要示威者的出發點值得支持,也該出席,想辦法在現場說服他們。首先,我們都知道示威者欠缺及輕視組織。就算到了現場,也沒有可能逐一說服他們。不過說到出發點是否值得支持,我倒想商榷一下。

如果我是一個外星人,在地上沒有任何的利益,我會認同林鄭還是本土行動呢?

最容易的說法,是說本土行動是正義的一方,所以要幫本土行動。但這樣說在思辨上是懶惰的 (intellectually lazy) ,因為歷史上誰都會說自己是正義的,而這樣說又沒有需要多大的依據。

或者可以說林鄭是在做騷,不該支持。可本土行動不也是在做騷嗎?本土行動的騷,未必比林鄭的做得更成功,卻絕對做得更露骨。

又或,本土行動的騷是和其理念相容的,林鄭的騷卻是要隱藏她的真正議程。問題是,我 們沒有測謊機,我們又怎樣知道林鄭當時是在說謊?說不定林鄭是真心相信拆碼頭是迫不得已,她的決定是為香港人着想的呢?如果我們只是因為她的行動不合乎我 們主觀上的意願,就判定她是言行不一,我們也大可以翻開本土行動就促進討論和參與的言和行,同時比較溫和派為何在運動中不見影蹤,質疑本土行動是否也有言 行不一之處。這質疑不一定成立,就正如對林鄭言行不一的質疑一樣。

說到底,做騷實在不是林鄭的專利。

不說行為,說理據吧!我們能不能說因為本土行動的理據比較全面,所以較值得支持?

問題來了:本土行動天天說要解殖,理論基礎就是所謂的「後學」;然而「後學」最基本之處,就是質疑客觀真理是否存在。也就是說,我們不可以如一個小學教師一樣,說林鄭的理據有兩點,本土行動的理據有五點,所以本土行動勝出云云。

我們可以如何比較本土行動和林鄭的理據?外星人在這兒是不存在的,每個觀察者都有其位置 (positionality) ,不存在任何不偏不倚的可能。

既然沒有個別的人可作超然的裁判,而皇后碼頭又是一項全港性的爭議,可供作參照的, 也就只有是全港市民的意見。然而經過數個月的游說之後,普羅市民仍然不為所動,示威者就不能再把所有的責任推到傳媒和政府之上,而必需反省兩個可能:是否 游說的方法出了問題,或所堅持的目標根本不值得堅持。

我不是說未有市民的支持,就什麼都不要做,我自問也常常站在民意的對方面。然而,鼓 吹一個不受歡迎的立場是一回事,意圖透過行動把一個不受歡迎的立場強加於別人之上,又是另一回事。搞研討會討論城市發展(也就是上述的第二目標),是屬於 前者。以直接行動來守着皇后碼頭(也就是上述的第一目標),是屬於後者,而非前者。

當你理解到你其實是在嘗試把自己的意願強加於別人之上(即支持拆碼頭或沒有意見的許 多人)的時候,你就得搞清楚,技術上你和明光社之流已經沒有任何的差別。明光社的最大問題,不是他們的價值判斷,而是他們要求公器去執行他們的價值判斷, 儘管這個價值判斷不得人心。在這一點,與留守皇后碼頭的分別實在不大。

這也不一定是一個問題。孫中山革命成功之前,也是受盡包括廣大民眾的咒罵。可是,嚴 格來說,依照同一個標準,同類以行動來取代既有機制,有理想而又被咒罵的組織,還有秘魯的光明之路、哥倫比亞的左派游擊隊,和尼泊爾的毛游。如果我們不把 孫中山和他們一同否定的話(畢境孫中山搞的也是暴力抗爭),我們便又要陷入另一個邏輯上的難題:為什麼本土行動該類比為孫中山之類的「波瀾壯闊」的革命, 而非光明之路的暴政。

說了這麼多,其實就一點:只要你認真拆開每一個關節,你會發現要說清本土行動比林鄭超然,其實毫不容易。

* * *

最後一點,是為何要把質疑公開地說出來。其實我一直有向朱凱迪等人私下提意見,只是一直得不到回覆。事情發展到後期,我認為事態似乎真的會按照那個不斷失分的劇本進行,我的目標也只有轉為確保城市發展的討論不會被公眾對抗爭者的負面印象所拖累。

而最有效的做法,似乎就是公開地提出異議,讓公眾知道同路中的人也有不同取向。這 樣,只對個別的抗爭者不滿,而非否定整場運動的理念,才能成為公眾的一個選項。在過去的一個月間,我發現有很多朋友都把皇后的示威者等同香港所有關心城市 發展的人,進而對整個城市發展的議題說了很多冷言諷語。這,對其他為公義城市發展而努力的人,極不公平!

朋友說:「就算皇后最後不拆,政府已經拆掉這場運動」。

* * *

和老友談社會心理學,他提到 fundamental attribution error 。

簡單來說,就是個人在解釋世事時的主觀偏差:自己成功是因為自己努力,別人成功是因為那個人僥幸;別人失敗是因為那個人不夠努力,自己失敗則是因為自己不幸。

我們都愛找藉口,為自己和別人的成功與失敗找一些容易接受的理由,無論是事業、學習、家庭、感情、以至社會參與都一樣。

搞社會運動,最常掛在口邊的話說是反思。在這場抗爭當中,或者個別的參與者有反思,從實際結果來看我卻找不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