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史哲理本一家。荀子曰:博而能容淺,粹而能容雜。但求吾blog不只是淺雜而已,還有博粹為經緯。
  • 229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周日話題﹕還搞政黨幹嗎?

「非勝不可」的選舉?

馬 力逝世當日,當傳媒已毫不留情的問誰會參加補選和誰人會贏(真夠厲害)時,我曾有一刻想過民主派會否不派人參選。民主派其實可以很有風度的說:這是民建聯 的議席,如果民建聯派人繼承,出於compassionate reasons我們可以不參選,正如1995年劉千石因抗議政府撤回有關遣散費上限的法案而辭職,親中陣營為了表示尊重他的決定而不派員參選,讓李卓人自 動當選。當然,當日何秀蘭急不及待的宣布參選,我知道期望這麼高的君子風度是有點不切實際。

正如我的舊同事葉健民所言,民主派不需要把補選提升到「非勝不可」、「全民公投」的層次。民主選舉,每一仗你都應該全力以赴,但沒有「非勝不可」的選舉,因為總有下一次機會,輸了一仗你的政黨不會滅亡。和民建聯一樣,如果民主派將這個補選定義為不太重要的選舉,是很可以派「第二梯隊」上陣一試的。

最弔詭的是:當民主黨宣布已經通過黨內機制支持甘乃威參選時,黨內大老卻竟然公開呼籲及私下找陳太參選,而陳太參選的結果是把黨推舉的候選人協調掉。原來民主黨黨內通過支持某人參選,是沒有排拒黨同時去找黨外的人也參選的。

民主鋤大D

補 選風波開始,我一直覺得民主派不應該單信現階段民調,確信只有陳太才能贏葉太。如果民主派相信自己可以穩住基本票源,那麼甘乃威何秀蘭以至其他人都有機會 放手一拼。坦白說,要保證贏才參選,是共產黨的思維邏輯,並不是真正相信民主的政黨所應為。但到了陳太出山前夕,我真的相信甘乃威和勞永樂都不會贏,因為 他們的黨已經公開的說他們不會贏!很多其實不太認識甘乃威的港島選民,已經會認定「佢唔掂」,因為「你個黨都話你唔掂!」這真正是世界政黨發展史上的奇 聞:選舉提名期還未開始,政黨已經公開說我們的候選人其實是沒有希望贏的,一定要個外人來幫手!

我當然明白民主派說「非勝不可」的政治 邏輯。政制綠皮書民間反應冷淡,民主運動缺乏動力,因此需要「畄喜」,要製造政治事件來動員群眾。但發展政黨,總不能不抓緊機會發展組織提拔後進,而一味 靠外援來「畄喜」。四大狀後有鄭大班,鄭大班後有陳太,過幾年民主運動仍然不振怎麼辦?叫陳樞機出來參選?

民主派的策略像一鋪「鋤大 D」。手上拿覑幾隻「D」,其他的都是散張,(由於組織不好)沒有對子也沒有花和順子之類。懂這遊戲的人都知道,這手牌要贏,一定要很有耐性的找機會將細 的單張逐隻打出或跟出,但民主派的策略精神是「免炒」,為免大敗於是首先將手上的「D」都打出,最後必然剩下半手的散牌不能打出。這種策略也許可以免於大 敗,卻是很難贏的。

甘乃威是個好黨員

據說多年前,民主黨大老司徒華曾公開表揚:「甘乃威是個好黨員。」星期一早上看覑甘乃威 的記者會,我其實相當佩服他的忠誠。遭黨高層如此對待(多年),出來仍然沒有半點怨言,拒絕責怪民主黨,而認為只是選舉制度和沒有全面直選的問題。這不由 你不服——民主黨仍然有這樣忠心耿耿的黨員。建黨如此,實在無憾。有時我搞不清楚:究竟是因為黨員太忠心(已經蟬過別枝的前少壯派當然不在此列),令黨內 大老可以不理他們的意願,因而黨內缺乏更新的動力,還是這些忠心耿耿的黨員由於不夠厚黑(所以不是「政治人才」),於是只能繼續默默做忠心耿耿的黨員?

說 到對黨忠誠,社民連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了。陳太宣布參選當日,社民連副主席勞永樂說這是「香港民主發展黑暗的一天」,因為民主派在「暗室裏勸進勸退,行為低 劣」。這評語有點奇怪:社民連本身也贊成要協調,如果要協調必然牽涉「勸進勸退」,而勸進勸退很難公開進行,「暗室」有時是必要的。

最奇怪的是,社民連主席黃毓民在自己的專欄內自詡,他是首先公開呼籲陳太參選的人(有沒有在暗室內勸進不知道)。社民連的主席和副主席,是不是應該要協調一下立場才公開發言,不要因為太不喜歡暗室,所以主席要公開罵副主席「過火」和「黐線」?

香 港的政黨,有時已陷入「知就笑死,唔知就嚇死」的地步。香港政黨發展停滯不前,政制發展緩慢和制度限制當然是主因,但有時很多發展機會,是自己放棄的。兩 位阿太最後都一定要靠政黨替其動員拉票,足見政黨在民主發展中的重要性,但兩位最後都會選擇以獨立身分參選。這反映了什麼?有相當的選民不相信政黨,或者 說兩位前高官是深信自己可以吸引大量不相信政黨的選票的。香港人不相信政黨,有時是政黨咎由自取。

文﹕馬嶽

編輯:陳立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